资讯专访《度华年》总制片人:赵今麦是李蓉的首选 张凌赫很会演恋爱戏
首页资讯影视资讯专访《度华年》总制片人:赵今麦是李蓉的首选 张凌赫很会演恋爱戏

专访《度华年》总制片人:赵今麦是李蓉的首选 张凌赫很会演恋爱戏

由赵今麦、张凌赫主演的《度华年》正在热播中。播出之前,很多人并不看好这对CP,没想到看完剧之后,大家为他们中年夫妻重回18岁的爱情磕得停不下来。甚至有人直呼,能把这两个人凑在一起的人是天才。

“CP感”是古偶剧很重要的一个观剧因素,甚至决定着一部戏的成败。如何在内娱“换乘恋爱”的偶像剧中做出新鲜感,是一门学问。

近日,《度华年》总制片人袁玉梅接受了搜狐娱乐的采访,就该剧的选角、CP感等问题,分享了一些台前幕后的故事。

袁玉梅透露,很多人没看剧之前,会习惯性将李蓉的形象与其他剧中成熟、妩媚的长公主角色做对比,他们确实也曾想过让85花来演这一角色,但基于剧本出发,李蓉大部分戏还是她年轻时的容颜,所以最终决定在00、05后小花中选择女演员,而麦麦成为她的首选,因为她演技好、台词好,还是一个有质感的好演员。

张凌赫此次在《度华年》中的表演也令观众惊喜,此前他多是饰演一些狠厉与高冷的角色,这次却是一个“撒娇男人最好命”的形象。袁玉梅直言,她在看了张凌赫很多综艺和采访之后,发现他身上其实有温暖、喜感的一面,这与裴文宣很契合。她称赞张凌赫非常会演恋爱戏,“他的恋爱戏和哭戏都非常生动”。

谈及打造CP感的秘诀,袁玉梅说,她认为好的CP是基于剧本选演员,而不是在乎外界的咖位和流量,当演员选对了,角色也就演活了。

《度华年》是一部古偶剧,但袁玉梅希望它不只是古偶剧。为了达到这个目标,不管是选角,还是服化道,她都在尝试做出创新与质感。这些创新感体现在剧集制作的方方面面,比如促成了赵今麦和张凌赫首搭;在可以架空历史朝代的前提下,将故事定位在了魏晋时期,好保持服装与美术场景的和谐。以及,为这部剧植入了很多现代的价值观。

“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心力,其它就交给观众。”袁玉梅说道。

赵今麦是李蓉的首选

张凌赫很会演恋爱戏

搜狐娱乐:《度华年》的选角是网友一直比较关注的话题,赵今麦跟观众以往看到的甜美系古偶剧女主不太一样,一开始怎么想到她呢?

袁玉梅:《度华年》的人设和剧本决定了我必须找一个有质感的演员,她的演技要非常好,因为李蓉这个角色是一个有着18岁容颜,38岁阅历的角色,表演时,不光要演18岁和38岁的状态,还要演当身体是18岁,心理是38岁时的状态,我甚至在琢磨,重生的三个人,会不会因为生理的年轻而影响心理的年龄而还有第三种年龄?而且李蓉的台词非常密,有大量的排比句,也需要演员台词功底非常好。

在这部剧中,我还特别植入了很现代的价值观,所以它不是一个单纯需要用甜美系男女主来演绎的故事。不是说《度华年》不是古偶,而是不能简单将它只定义为古偶,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够承载更多内容和气质在里面。这些因素直接影响了我的选角。一开始看小说的时候,大多数人会想要用85花去演,但当剧本做了一半之后,我觉得我必须在00后,05后里面去选了,因为我们的故事大多数戏份还是在李蓉年轻的时候,在小扮大和大扮小之中,我肯定选择小扮大。

麦麦是我的首选,因为她角色对号入座感最好。我选她的难题在于,她国民闺女、假小子的形象深入人心,如今要把她变成一个有张力的公主形象,我在市场上还是遇到了一些阻力。大家都很认可麦麦的演技和观众缘,但觉得她不适合古装,甚至我们已经开机了,还被很多网友质疑。但既然遇到了这个问题,我们就去解决好了。定了麦麦之后,我看了她很多视频,研究怎么放大她的优点,调适她与古装两相宜的地方。针对她的特点,画了很多造型图,她的衣服也是调整次数最多的,比如为了增加她的气场,衣服主色调选为红色,剧中她既有谈恋爱的戏份,也有朝堂戏份,服饰上都一一做了区分。通过这些服化道的帮助,让观众觉得角色和场景是可信的,也让麦麦在扮上的那一刻,相信自己就是公主。

搜狐娱乐:你觉得她演长公主,完成度怎么样?

袁玉梅:麦麦完成得非常好,我觉得幸好是她。她生活中是一个元气灿烂的女孩,但一演戏,就是一个很职业的演员,走的是实力派路线,演戏沉浸感也非常好。演朝堂戏时,旁边站了很多戏骨大臣们,他们都说我们演员找得很好,觉得看麦麦演戏很过瘾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李蓉38岁的设定并不是很老,但大家可能会先入为主地把她跟比如《庆余年》里的长公主等做比较。两者其实不一样,我们剧里只是一个38岁的设定,大部分时候,角色是一个18岁的容颜和状态,这决定了我不可能真的找一个40岁左右的演员去演18岁的状态,那会更奇怪。

搜狐娱乐:张凌赫此前演过不少古装剧,角色大多偏冷厉,怎么想到让他演一个“撒娇男人更好命”的角色?

袁玉梅:首先长公主是个颜控,上一世她之所以在政治婚姻的安排下选择裴文宣,起先就是因为他长得好看,之后相处才真正想和他过一辈子的。凌赫虽然之前演了一些比较狠厉或者高冷严肃的角色,但其实看他的一些综艺和采访,你会发现他是一个很和煦的人,也很有喜感,我想把他这一面放大。

裴文宣是自如、和煦、温暖、睿智,且能屈能伸的人,所以刚进组时我就给他身边的工作人员说,要多鼓励他,让他开心地进入角色,因为一个开心自信的人才会演出自如。

搜狐娱乐:张凌赫本人性格是不是跟裴文宣有点像?

袁玉梅:对,而且他很适合恋爱戏,他的恋爱戏和哭戏都非常生动。

搜狐娱乐:前两天张凌赫和赵今麦两人在开机现场的视频曝光,网友说赵今麦眼神坚定地像要入党,张凌赫一秒八百个动作,在合作过程中,张凌赫这种性格是不是主动破冰的那个人?

袁玉梅:我觉得是一个大家逐渐熟悉的过程,戏越往后走,他们也把对方当成角色来对待,情感戏处理得越来越自然了。开始的时候,肯定都会有一个过程,倒不是谁主动破冰。

有很多次,我在监视器前都看到麦麦在现场念念有词地背词,她是那种别人家的好学生,所以一喊开始,她就马上进入角色,结束后也会一遍遍看回放,有时候我们都觉得这条过了,她觉得可以更好一些,会主动要求再加一条。凌赫则会松弛一些,同时他是理科生,很注重逻辑。比如吃烤鱼那场坦白局,李蓉问裴文宣上一世是怎么死的,裴文宣回答离开公主府,白衣巷。我看监视器,想给他加句台词:“死得那叫一个惨烈”,就跑过去和他说,凌赫很认真的说:“可是梅姐,我死的时候我自己不知道”,于是我解释“你死的时候是不知道,但你死之前是知道自己中剑的呀”,严谨的他这才觉得对了。他们两人的特点跟习惯不太一样。

好的CP感是基于剧本选人

演员选对了,角色就演活了

搜狐娱乐:一开始很多人都不觉得赵今麦和张凌赫有CP感,但你好像从一开始就很看好他们,为什么?

袁玉梅:首先我觉得麦麦和李蓉非常适配,所以在受到外界各种阻力的时候,我都坚定这是我千金不换的选择。选男演员的时候,既要跟麦麦搭,我又希望他身上有一种温暖的邻家感和贵气,你会相信这是一个可以征服女主的人。两张脸放在一起很舒服。

我恰恰觉得凌赫不见得非要演那种逞强的角色,当他展现他的破碎感和脆弱感,让他演哭戏和撒娇戏时,他恰恰非常的自如。而麦麦跟他相反,她的长相不属于那种特别小女人的形象,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,偶尔让她演撒娇的戏时,她又会给人一种“清纯的妩媚”感,完全不会觉得妖娆,元气又不容亵渎,所以撒娇的事情就交给凌赫了。

搜狐娱乐:CP感是古偶戏非常重要的观剧因素,你打造CP感觉的秘诀是什么?

袁玉梅:我选角都是对着剧本对号入座,甚至脑子里会想象妆造,想象由他们来说我们的台词会如何。对照我们的剧本来说,我认为他们非常有CP感。一开始大家都说他们没有CP感,我一点都不担心,因为我知道看完剧之后,大家就知道了。

最开始见男主团队的时候,我就剪了一个麦麦和凌赫的视频,当时麦麦古装照片很少,我就用她的现代装与凌赫的现代装搭了一下,他们团队一开始有点担心,但看完那个视频之后,也觉得确实有点感觉。

角色对了,CP感就对了。我一直说什么最贵?对的最贵。有时候A也很好,B也很好,合在一起就不好,因为你没有基于剧本选人,可能只在乎外界的咖位、流量,如果你在乎剧本和人设,他们就能把角色演活了。

搜狐娱乐:剧中男二出场时,有很多BGM,有网友调侃他是“自带音响进组”的男演员,男女主却没有,你怎么看这个评论?

袁玉梅:不存在上面说的这种情况。仁溪音乐是国内专业的音乐制作公司,代表作有《玫瑰的故事》《如懿传》《流金岁月》等,我们很感谢他们配合我们加班熬夜,我们也很相信他们的专业。首先主角谁都有BGM,音乐公司会按场景情绪使用。剧中男女主的台词往往非常密,台词太密的时候,肯定不能加BGM,要不然会让台词声音听不清,有歌词更会干扰本来真挚的表演。而男二是一个很隐忍的角色,很多时候都是沉默镜头,当他沉默时,音乐团队自然会给他配BGM,要不然画面就太安静了。

希望自己的作品有喜剧的态度

幽默感很给人设加分

搜狐娱乐:《度华年》中朝堂戏占据了不小的篇幅,有人可能觉得对于古偶戏来说,朝堂戏并不重要,你怎么看?

袁玉梅:我觉得男女主恋爱要谈得有内容,就要“过事儿”,只有过了事的友谊和爱情才更绚烂。小说本身就有一些朝堂戏,不过我们做了一些浓缩,要不然拍两部剧集也拍不完。从定位上来说,我们是“重情感,轻权谋”,留下的,都是跟男女主命运交织比较密切,值得看的一些朝堂戏。

搜狐娱乐:那如何把这种朝堂戏做得不低幼,但又不会过于深沉呢?

袁玉梅:我们让每个人都有“人味”。比如上官旭,他是一个爱女儿的父亲,也是一个希望李川登基的舅舅,同时又是上官家的领头人。王厚文虽然是个贪官,也有人性的一面,她喜欢遛鸟,就连临死之前都惦记着自己的鸟。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,有血有肉,是一个众生相。

除了让麦麦和凌赫新鲜首搭,事后复盘我觉得我很明智的一个选择是,选择于谨维老师来演皇帝,一是他能镇得住,有帝王感也有父皇感,二是他的大眼睛跟麦麦长得很像父女,包括李川的选角,麦麦也说长得真像她弟弟。还有皇帝身边的太监福来,他也是首次饰演太监,跟孤家寡人的皇帝搭很有感觉,以及凌赫身边的随从童业魏子昕老师,也是我们磕了很久才磕下来的戏骨,如果按原著肯定选个年轻的书童,但是我觉得应该给凌赫配一个戏好又有趣的人,他与凌赫的搭配就会带来裴家的温馨感,同时也和魏老师讨论,他刚上来演得特别聪明,我建议他要“慢半拍”,这样才会衬托出自家公子更聪明,最后的效果非常好。

搜狐娱乐:如今不少古偶剧都加入了轻喜元素,表达上也越来越现代化,你怎么看这种变化呢?

袁玉梅:我所有的剧,我都希望它有一个喜剧的态度,因为幽默感是非常动人的,也很给人设加分。《度华年》原著也带有轻微喜感,在这个基础上,我们又调整了很多,加了很多词。比如“裴某皮相尚可”,“那我就让你红颜薄命”,后面那句是我给加的,觉得很适合女主的打点。还有裴文宣开场那句“你是裴某此生唯一躲不过的福与祸”,因为觉得那段戏演得非常好,画面留了尽可能长,但是太空了,就给他加了台词。或者有时候感觉转场不太丝滑时,就会加一些心里话,后来发现这些话很适合在网络上流行。

我们的戏是现代的观众看,所以我希望演员说“人话”,台词虽然是现代的对白,但也有它的古韵在。而且这个项目本身我们也加入了很多现代的价值观在里面,它是一个古装的壳,但有现代的核。我们不是做考古剧,所以不要试图去挑战观众的耐心和古文喜好,还是想讲一个通俗的故事。

搜狐娱乐:《度华年》播出到现在,速度好快,直接卷了行业速度,你觉得热度达到预期,还是超过了预期?

袁玉梅:开机的时候,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今年的暑期档,为了按时交片,我和后期团队已经彻底拼命了,几乎一直在熬夜加班,最后一段时间为了送审与交片,我们更是连续通宵了半个多月,在没有降低一点质量的前提下,用很多心血换来了这样一个珍贵的档期,他们都说我们卷了一个行业的速度,其实我们都是提前安排规划的,我们一直边拍边剪,特效也是前置,还要兼顾海外交片,剩下的就是透支身体与时间赛跑。

对于热度与效果,没有人敢事先打包票,因为每个项目有自己的天时地利人和。我比较开心的是,我们在拍摄时埋下的点,比如想要的那种中年夫妻恋爱感,以及一些精妙的台词,观众都get到了。

对我来说,我已经尽了我最大的心力,其它就交给观众。

本文由二次萌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上一篇
默杀暴力场景吓退观众?网友呼吁别拿尺度当噱头,你认同吗?
下一篇
邓紫棋发文庆祝出道16周年 出道至今已举办182场演唱会

评论

共 0 条评论
推荐:600G防护精品服务器

推荐:免备案高防云服务器

推荐:可以免费发外链的论坛

点击:300G大流量卡在线申请

点击:百度万词霸屏

点击:趣闲赚官网